CN/ DE
首页>> 强烈建议在新冠病毒肺炎防治中应用大剂量维生素D

强烈建议在新冠病毒肺炎防治中应用大剂量维生素D

  时间: 2021-04-08      249    


 几年前我曾听过Michle Holick教授的一个讲座,他是维生素D领域权威学者、波士顿大学医学院,讲座中他提到,他和他的家人平时都在补充维生素D,25羟维生素D水平达到60-65ng/ml之间,超过95%人群,平时很少感冒,偶有感冒发作当天,都会主动口服大剂量的维生素D(50000单位),往往症状很快好转;对维生素D有些认识的医生都知道,Michle Holick是维生素D领域最有影响学者,是此领域最有潜力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我读过他的绝大部分文章和著作,网上能找到的他的所有公开讲座我都听过,也读过他的专著《The Vitamin D Solution: A 3-Step strategy to Cure Our Most Common Health Problem》。


一、维生素D是否与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有关?一周前2020年1月31日,位于圣保罗的巴西国家医学中心 Coimbra医生做了一个视频讲话,为了预防目前起源于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流行的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号召巴西人民纠正维生素D缺乏,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来临。原文是葡萄牙文,配英文字母。

我把英文字母翻译成中文如下:


image.png

 

 早上好!这是我接受Renato Slonka医生的来访,向公众传递有关冠状病毒疫情的信息,疫情出现在中国并迅速在全球传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传染病流行,以及之前的其他传染病—比如埃博拉病毒、H1N1病毒和最近在巴西流行的麻疹,为什么这些传染病蔓延很快,这么快就成为传染病大流行?


因为世界人口普遍缺乏一种重要物质,很不幸地被称为“维生素”:维生素D,实际上它确实不是维生素!它具有激素的结构和生理作用,但与激素不同,在体内有大约80种不同功能,与维生素不同,维生素D是在我们体内产生,当我们皮肤与阳光直接接触时,在没有玻璃、防晒霜或衣服情况下,只有几分钟的阳光照射就足够了,但是皮肤科医生建议不要这样。


人体内维生素D最重要的功能之一是增强免疫,调节和增强人体的免疫力,阻止免疫系统做不该做的事情--那是攻击自己(自身免疫),做自己该做的事--那是保卫自己,防治外来病菌入侵。


    维生素D是所谓“先天免疫”(又叫固有免疫)的强大增强剂,先天免疫是出生那一刻就已经出现并起作用,这被称为“天生的”。维生素D以极其有效的方式增强先天免疫。


针对冠状病毒,我们没有疫苗,但我们只有先天免疫,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纠正维生素D缺乏症——这是一种世界性流行病。由于维生素D缺乏非常普遍,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流行病,影响地球上大量人口-像最近在巴西看到的那样——麻疹的流行。


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提醒大家,我们应该纠正维生素D的水平。


如果你不能暴露在阳光下晒太阳,在强烈的阳光下,全身暴露在阳光下每次10分钟,这在城市环境中是行不通的,你就必须补充维生素D。如果你体重50公斤(110磅),然后你必须每天服用维生素D 10000单位,至少两个月后,维生素D水平才会达到稳定水平(这意味着上升缓慢,且仅达到稳定水平)。孩子们每公斤体重200国际单位,例如,如果你有个15公斤重的孩子,每天必须服用30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这必须以紧急、紧急、紧急的方式完成,因为这是唯一有效防御冠状病毒的流行。

这种病很可能成为人类历史上传染病流行中最大的灾难之一,所以提前警告!你有办法做到这一点,采取这个剂量的维生素D,你可以保护自己,保护你的亲人,家人和朋友,这样你就能增强你的先天免疫力,不依赖疫苗,实际上,我们没有冠状病毒疫苗。


谢谢您!

 评注:说起Coimbra,多数中国医生会感觉陌生,他在世界上首先用高剂量维生素D治愈4000例多发性硬化患者,请注意,是治愈!是多发性硬化,又叫系统性硬化,英文名字是multiple sclerosis,在神经科医生公认无特效疗法,无法治愈;他维生素D的应用剂量高达每天40000单位-20万单位,(是每天这个剂量,而公认的生理需要量是每天400-600单位,这里强调一下,我没有说错),他有众多粉丝,多数是维生素D领域的医生和患者,但据我所了解,国内绝大多数神经科专家都不知道他,对于他用维生素D治愈多发性硬化也不了解。


image.png

 

二、VitaminDWiki创立者Henry Lahore建议:中国暴发的冠状病毒疫情是验证维生素D的一个机会。

2020年1月28日VitaminDWiki网站上等出了创立者Henry Lahore对中国武汉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建议。


image.png


   维生素D 能够抑制多种包膜病毒 (如疱疹、带状疱疹、EB病毒、丙型肝炎病毒、埃博拉病毒),其他如巨细胞病毒、逆转录病毒样艾滋病毒、登革热病毒、黄热病病毒。麻疹病毒、腮腺炎病毒、天花病毒。而中国武汉流行的肺炎病原体也属于冠状病毒。


image.png


大多数中国人的维生素D含量很低,这与阳光照射不足有关,但是对于那些维生素D水平高出2到3倍的国家来说,这似乎不太可能成为一种流行病,比如,“你知道吗,与夏季相比,挪威冬季死于流感的老年人没有季节性差异!你还知道挪威的维生素D含量在欧洲最高吗?这是因为挪威食用了大量的鱼肝油。你还知道吗/英国人的维生素D水平很低,死于流感的老年人是平均水平的两倍”

Henry Lahore认为:中国暴发的冠状病毒疫情是验证维生素D的一个机会。许多人体疾病可以通过维生素D的到治疗,中国人在一周内新建了医院,但医院将非常渴望找到控制疫情的解决方案,建议把维生素D送到中国医院里的那些感染者,剂量大小不敢肯定,可能需要5万-80万IU,也就是说,如果应用50,000国际单位一粒的制剂,每人需要1-16粒,从而验证一下维生素D是否可以对抗另一种包膜病毒-新冠状病毒,如果有效的话,一周内就能看到显著益处;如果有益,可以很快扩展到医院内所有的感染冠状病毒病人、不能进医院的感染冠状病毒患者、觉得自己可能被感染的人、医院工作人员、警察,可以从一个城市、扩展到整个国家和整个世界。

大多数中国人的维生素D含量很低,这与阳光照射不足有关,但是对于那些维生素D水平高出2到3倍的国家来说,这似乎不太可能成为一种流行病,比如,“你知道吗,与夏季相比,挪威冬季死于流感的老年人没有季节性差异!你还知道挪威的维生素D含量在欧洲最高吗?这是因为挪威食用了大量的鱼肝油。你还知道吗,英国人的维生素D水平很低,死于流感的老年人是平均水平的两倍”

  维生素D长期以来被认为是骨骼系统所必需的。新的证据表明,它还起着调节免疫系统的主要作用,可能包括对病毒感染的免疫反应。干预性和观察性流行病学研究提供了维生素D缺乏可能增加流感和呼吸道感染风险的证据。维生素D缺乏在HIV感染者中也很普遍。细胞培养实验支持了维生素D具有直接抗病毒作用,特别是对包膜病毒的作用,维生素D的抗病毒机制尚未明确,可能与维生素D上调抗微生物肽LL-37和人β防御素2的能力有关,也可以通过释放活性氧来解释,由于维生素D的多效性作用,其他机制也是可能。


image.png


三、 我的建议

    近十几年来,维生素D一直是我的学术兴趣,也多次在讲座中讲到维生素D具有多重作用,其中也包括感染性疾病的防治。在即将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国家级继续医学教育教材《维生素D与临床》一书,我写了其中三个章节(包括维生素D的研究历史、维生素D与感染、维生素D中毒),在维生素D与感染一章中,我也专门谈到,维生素D缺乏与肺部发育、维生素D与固有免疫、维生素D与与呼吸道感染和哮喘如流感、结核病、细菌性阴道病、牙龈炎和牙周病、丙型肝炎病毒艾滋病毒感染等话题。


应该说,我本人对于维生素D与感染性疾病之间联系还是有些认识的,但看了Coimbra医生的视频和Henry Lahore的建议之后,我还是吃惊不小,眼下武汉和全国的新冠状病毒疫情十分严重,特异性治疗又很缺乏,连中药双黄连都成为抢购一空,维生素D的治疗令人眼前一亮,进一步搜索文献发现,相关的研究证据还很多,尤其是针对流感的预防和治疗方面。比如日本有研究显示维生素D水平在30ng/ml以上,可以使流感发生率减低7倍;来自加拿大Edmonton的Gerry Schwalfenberg医生认为,维生素D水平在40ng/ml以上能够有效预防流感发作,对于感染者能减轻症状,他和同事的多数患者维生素D水平在40ng/ml(100 nmol/L),他们诊所中很少有患流感或流感样疾病,对于那些患流感的病人,他们用单次维生素D3 50000单位剂量,或者用10000国际单位每日3次,连续应用2至3天后,结果是戏剧性的,几乎都在48-72小时内症状完全消失,这种治疗费用不到一美元。


image.png


流感和其它呼吸道病毒流行多发生于冬春季节,此时正是维生素D水平的低谷,两者平行一致。维生素D缺乏非常普遍,我们2012-2013年对北京城区居民的调查发现,北京城区居民维生素D缺乏患病率高达87.1%,平均维生素D水平仅为12-15ng/ml,存在明显的季节差别,冬春季最低,夏秋季高,一年12月中,2-4月份最低,8-10月份最高,纠正维生素D缺乏对于增强人体固有免疫,提高对新冠状病毒的防御能力,这是目前的治疗药物所没有关注到的;


国内医生普遍过分担心维生素D中毒,实际上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种治疗安全可靠,百万单位的维生素D是安全的。我们早在6年前,就在国内首先应用60万单位维生素D3单次口服治疗维生素D缺乏,至今有上万例患者应用,没有发生一例维生素D中毒。我曾查阅了几乎所有维生素D中毒的相关文献,几乎所有的维生素D中毒都发生在几百万单位以上,美国国家中毒数据库中,10年内没有一例因为维生素D中毒死亡,其中有多例试图自杀单次服用整瓶的维生素D补充剂,没有一例自杀成功,因此有人说过:要自杀,不要服维生素D.


维生素D治疗非常简便,即使不化验25羟维生素D和甲状旁腺素,直接给与维生素D治疗,也能达到治疗目的;


由于国内维生素迄今没有理想的、剂量足够大的维生素D口服制剂(每粒含维生素D仅仅400-700单位),而几位学者推荐的剂量相差很大,Michle Holick 自己的剂量为每日50,000单位,仅用一次;Coimbra医生建议的剂量是每天每kg体重1000IU,维持维生素D的高水平,他用于治疗系统性硬化的剂量达到每日40,000-200,0000单位,配合其他措施,包括低钙饮食、大量饮水(每日饮水3000ml以上);VitaminDWiki创立者Henry Lahore掌握相关资料很多,提出维生素D在新型冠状病毒中的极端重要性,但没有提出剂量大小的具体建议,估计可能需要5万-80万IU之间。如何操作?个人在此领域曾经在国内首先应用60万单位维生素D3治疗维生素D缺乏,至今超过万例,估计也是国内应用最多的医生,迄今没有发现一例维生素D中毒。


对于新冠状病毒感染者,补充维生素D有望提高自身免疫力,可能会达到预防感染或减轻感染症状作用;对于一般易感人群也可以应用,期望达到预防感染作用。


总之,为了提高新冠状病毒感染者、接触者、易感人群和普通大众,纠正维生素D缺乏有望提高自身免疫力,预期会达到预防感染或减轻感染症状作用,这一做法简单易行、安全有效,没有任何副作用,在当前新冠病毒肺炎严重流行时机,建议广泛推广。


作为医生,愿苍生少些疾苦,愿世间多些欢笑,让全社会齐心协力,尽早结束这场瘟疫!到那时,我们共同把酒言欢!

 

参考资料:

 1.Korownyk C, et al.Antiviral medications for influenza. Can Fam Physician 2015;61:351. 

2.Gerry S .Vitamin D for influenza.Letter in Canadian Family Physician June 2015 : 61: 507

3.Nanri A, et al. Association of serum 25-hydroxyvitamin D with influenza in case-control study nested in a cohort of Japanese employees. Clin Nutr. 2017 Oct;36(5):1288-1293.

4. https://vitamindwiki.com/VitaminDWiki 

5.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share&v=cFqYZnO_86s&app=desktop#menu

 

【作者简介】

 宁志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在北京协和医院获内分泌学博士学位,曾留学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是2018年胡润排行榜最受欢迎的上榜医生之一(内分泌专业)。2003年以来先后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朝阳医院开设了甲状腺门诊和骨质疏松门诊,临床经历丰富,曾在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医院、县级、市级、省级和国家级各级医院和国外医院工作和学习经历。对甲状腺病、代谢性骨病、更年期综合征和糖尿病等诊治经验丰富,对内分泌危重症抢救、内分泌少见病和疑难病具有一定经验。


业务专长:甲状腺疾病、代谢性骨病,妊娠相关内分泌疾病、更年期综合征。


主要学术贡献:

·             最早在国内开展men1基因检测,首先发现并在Genbank注册两个新的突变类型;

·             在国内最早报道首例、第2例和第3例多内分泌腺自身免疫综合征1型。

·             首先报道了北京城区居民维生素D缺乏患病率高达87.1%,女性高达89%;

·             发现报道北京城区居民维生素D水平的季节变化和月份变化,为高峰在10月份,低谷时4月份,不同于北半球其他城市;

·             首先在国内应用大剂量维生素D3口服治疗维生素D缺乏,为维生素D缺乏的治疗提供了可行方案;

·             针对维生素D缺乏非常普遍的现状,在国内提出“要治疗骨质疏松,先纠正维生素D缺乏”的防治理念;

·             致力于维生素D缺乏的防治工作,主办了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关注维生素D缺乏》的实施。作为专家组成员,参与中华骨质疏松与骨矿盐疾病分会《维生素D及其类似物临床应用专家共识》的制定。


教育经历:1989年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医学本科毕业,1995年在西安交通大学获内科学硕士学位,方向为甲状腺病;2003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获内分泌学博士学位,方向为代谢性骨病;2012-2013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做访问学者,研究方向;维生素D受体与皮肤损伤修复。